您现在的位置: 太阳网 > 太阳网论坛 > 正文
生孩子的小说www.528810.com
更新时间:2019-10-11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胡琳宫一片欢庆,上上下下无不兴奋一片。 胡妃近几个月来一直在努力怀孕,她是个贪图富贵与名利的女子,她想着她诞下龙子,坐上皇后的位子,眼睛发亮不已。她也不是个恶毒狠辣的女子,关系和下人们也挺好的,因此下人们都随着她高兴而高兴。 胡妃每天都去銮金殿勾引汉临帝,她是个风姿绰约的美女,娇弱的身姿迷人得很,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汉临帝哪里抵挡得了,于是就这么被胡妃给迷惑了,每天夜晚都要和胡妃欢聚一堂,亲密一番,都不去宠幸其他的妃子了,汉临帝也是个不差的英俊男子,胡妃觉得这事不亏,但使得好多妃子嫉妒不已又毫无办法。 久而久之,胡妃的目的,达成了。

  这天清晨,胡妃很殷勤地在銮金殿伺候汉临帝,汉临帝一边批改奏折一边时不时地看向胡妃,胡妃娇羞地用丝帕捂了捂脸。 突然胡妃一阵眩晕恶心,柔弱的身体禁不住,眼看就要倒下来。 “爱妃小心!”汉临帝赶忙迎上接住了胡妃。 “皇上……”胡妃面露羞涩。 “朕给你传太医看看吧!”汉临帝担心地说。 一会儿,皇宫里最好的太医林太医来了。 “参见皇上,参见胡妃娘娘……” “免礼,快给朕的胡爱妃瞧瞧吧!”汉临帝说。 “遵命!”林太医来到胡妃边上持手把脉,一阵笑逐颜开,“恭喜皇上,恭喜胡妃娘娘,胡妃娘娘,她有喜了!” “真的吗?”汉临帝眉头上扬,惊喜言之于表。 “太好了!!”胡妃差点要兴奋地跳起来了。 “是真的,还是三胞胎呢!”林太医加句。 “这么厉害!”那天汉临帝和胡妃激动兴奋了一整天。

  暗中,一个凶残的面目在狰狞地笑着,“不要高兴得太早!势利的女人!我要好好折磨你!!”这是胡妃前几世的仇人,对胡妃恨之入骨,此人予有神术,此番胡妃定要遭难了……

  转眼间,几个月过去了,到了,报复,时候也到了…… “啊……”胡妃正和汉临帝亲密,只觉得一阵腹痛,不禁叫出声来。 “怎么了?爱妃?”汉临帝问。 “臣妾,臣妾好像生了!”胡妃摸着那巨大的肚子,不禁阵阵呻吟,汗水布满了额头。 “啊,那快传林麽麽来接生!”汉临帝右手抱住胡妃,左手抚摸胡妃的肚子,大得可以,轮廓明显得很。 绞痛在身体里转着,下体一阵又一阵刺痛,胡妃难受不已,一波过去,还未待她喘气,一阵剧痛使她差点晕倒。 林麽麽带着群人接走了胡妃,汉临帝也不自觉地跟了过去。 “皇上,您可不能进去……”林麽麽阻拦 “为什么?胡妃可是朕的妃子,有何不可?”汉临帝严词正色。 “这……”林麽麽 “罢了,我在这里等是了。”汉临帝退让。 “谢皇上!”林麽麽进了产房。 产房里是一阵又一阵胡妃的叫喊声……汉临帝额头也不觉全是汗。

  产房里一阵阵胡妃的尖叫声,连绵不断,接生的人也满头大汗。 汉临帝在外面听得直发秫,女人生孩子这么恐怖!! 产房里,胡妃满头大汗,痛感充斥着整个身体,下体一阵疼痛,震得她痛苦不已,使劲地抓住红绸缎,以减轻痛苦,可毫无办法。林麽麽也紧张不已,见过那么多人生孩子,还没见过这么难受的呢,大概是胎儿太大了吧,胡妃的尖叫一阵一阵,没有哪个人不担心的,除了那个人,是那个人在做法……名曰“赤”。 “啊啊啊啊……”胡妃拽着绸缎,身体也弓了起来,“好痛好痛啊……好……啊!啊啊啊……” “娘娘,用力啊,用力啊!!”林麽麽使劲喊着。 “啊啊啊……恩恩恩……”胡妃想用力,可疼痛使她的力气埋没,只有疼痛袭击着她,她感到眼冒金星,只有剧烈的疼痛,想摆脱,却更疼了,饱受折磨。 “还没生出来吗?”汉临帝迎上出来的林麽麽劈头便问。 “哎哟,皇上,还差得多呢,羊水都还没破呢!”林麽麽转身又进了产房,又是阵喊叫,用尽了全力的喊叫。 “娘娘!使劲啊!使劲啊!”宫女和林麽麽指挥着,叫着,岔开的大腿里没有一点痕迹,只有巨大的鼓鼓的肚子伸缩着…… “啊啊啊啊……恩恩……”胡妃再次用力,可任怎么用力,总是埋没于疼痛之间,毫无用处。 “啊啊啊我受不了了,我不行了……”胡妃叫起来,“啊!!啊!!啊……” “娘娘,加油啊!!”林麽麽叫。 可胡妃无力了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 “哼哼,后面有你受的!”赤黑暗中奸笑。 “快喂水啊!!”林麽麽吩咐。 “是!”宫女给胡妃灌水。 胡妃呼一下醒了,继尔尖叫起来。 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虽然没起先那么疼了,可是那种忍受不住的绞痛依旧笼罩着她。 “用力啊,用力啊,就出来了!羊水破了!”林麽麽说。 “嗯嗯嗯嗯……”胡妃用力,果真孩子被挤了一点出来,到了产道,可没探头,依旧在胡妃体内悠闲,胡妃痛得眼前发黑,努力努力努力……“啊啊啊!!!”又是一阵剧痛,胡妃生不如死…… “用力,使劲!!”林麽麽还喊。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胡妃使劲,用力…… 终于,孩子到了产道口,探出了一点头,胡妃刚想松气,以为减轻负担,谁知镇痛更加剧烈了…… “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胡妃突然大叫起来,孩子竟然出其不意地四肢挥舞起来,活动得大,胡妃只觉得无比难忍的绞痛让她神志不清了。 “不会怎么样吧?”汉临帝忍不住冲进了产房。 “哎哎!!皇上!您怎么……”林麽麽大吃一惊。 “生了没?”汉临帝没顾林麽麽。 “还没有,只露出一个头皮……” “没用的东西!”汉临帝愤怒地喊着,“都给出去!!林麽麽留下!” “这……”大家愣了。 “出去!!!!” “是!”大家都出去了。 “啊啊啊啊啊!!!恩恩恩恩…………”胡妃痛苦地叫起来,她看到了汉临帝。 “爱妃,怎么样啊,辛苦你了……” “臣妾臣妾……”胡妃想说什么,一阵剧痛袭击了她,她疼得抖动起身体来。“啊啊啊,皇上……好痛!!啊啊啊啊啊啊!!!!!”她简直没了力气。 “爱妃爱妃!” 疼痛不断地袭击胡妃,胡妃使劲地扯着被子,床沿,被子已经是伤痕累累了,无边无尽的痛苦让胡妃的理智差点要断掉。 “爱妃,振作点,如果生出来,你就是朕的皇后了!!” “恩恩恩……”胡妃用力起来……“啊啊啊……” 用力起了作用,孩子探出了头,很快肩膀也几要出来了。 “啊啊啊啊……”胡妃感觉到了,她刚想松口气,就觉得更加剧烈的疼痛席卷,疼痛升级了!她身体的抖动起来,想摆脱疼痛,可是没用。 “爱妃,加油啊,皇后就是你了呀……” “啊啊啊啊啊!!!!”胡妃使劲地扯着被子。 “爱妃……” “啊!!!!!!!痛啊!!!”胡妃疼得叫出来,足有200分贝,撕心裂肺……声音起伏特别大,就像音波,一阵一阵的,疼得不得了……胡妃的眼睛处有晶莹的反光。 胡妃差点要晕过去,但疼痛缓解了,“哇哇哇哇……”因为孩子出生了,全身是绯红的,胡妃欣慰的笑了一下。 “是个皇子啊,恭喜皇上,娘娘!!”林麽麽惊喜地喊。 “真的吗?”汉临帝喜上眉梢。

  “啊!”胡妃又叫了一下。 “胡妃娘娘有三胞胎啊,还有两个呢!”林麽麽拍拍头,继续接生。 “啊啊啊啊,我不生了……好痛…啊啊啊!!!”胡妃使劲地摇着头。 “别怕,爱妃,有朕陪你呢!!”汉临帝轻语道。 “皇上……”胡妃哭了起来,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。

  “啊!!!”胡妃肚腹一阵绞痛,汗珠大滴大滴地从额头上流下,胡妃的朱唇已经被她的贝齿咬得紧紧的了,手也使劲地纂紧了被子,难以忍受的痛苦,胡妃翻腾来去好一会儿也不见减轻。 “娘娘,用力,使劲啊!!”林麽麽叫着。 “啊啊啊痛痛啊!!!痛痛……!!”胡妃用力,可是早已没了力气。 “使劲啊使劲啊!!”林麽麽着急地叫。 “啊啊啊我我啊!我没没没力气了……啊啊啊……!!” “爱妃!努力啊!”汉临帝抓住了胡妃的纤纤玉手。 “恩恩恩恩……”胡妃使劲,用力起来,刺痛迎着使劲的地方,用一下力就刺痛一下,立刻就没了劲儿了,只得放弃用力。 “啊啊啊……”胡妃肚腹又绞痛起来,想休息,可孩子不休息,使劲地折腾着她,想用力都用力不了了。 “娘娘,放松!放松!”林麽麽有经验,说道,“深呼吸,深呼吸!” “呼呼……”胡妃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刚深呼吸一下,刺痛又席卷而来,胡妃感到痛苦不已,使劲地蹬起被子来。 “这可怎么办呀!”汉临帝站了起来,着急地在床边跺起脚来。 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胡妃头上的汗滴已经湿了好一大片了,现在只有出的气,没有进的气了。 “这,只有这样了!”林麽麽来到胡妃床边,手卷起袖子,一下猛地往肚子上压过去,“啊——!!!!”胡妃叫起来。 “这是……”汉临帝倒吸了一口冷气。 “啊啊啊啊啊啊!!!”胡妃感觉全身的神经在逆转一样,刺疼刺疼,难以忍受,说不清楚的痛楚。 “娘娘,忍忍!就要出来了!”林麽麽继续使劲地压起来,胡妃身体一抖一抖的。 “啊啊啊啊啊!!!……好痛……!!”胡妃感觉下体异常难受,噬骨的痛,一阵水流了出来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胡妃的痛苦接连不断。 “啊……”胡妃的哀号不断,痛苦不断。 “嘿!!”林麽麽见没效果,便一狠心,猛地一用力狠劲压了下去。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”胡妃整个人颤抖了一下,就感觉肚子里有东西冲到了产道口,滑到了那里就停住了,疼痛更加剧烈。 “娘娘,太好了,www.528810.com,到产道口了,头出来了!!!”林麽麽兴奋地喊道。 “啊啊啊……”胡妃抓紧了被子,努力,使劲,用力……加上林麽麽的推动…… “啊啊!!!!”那孩子没用前进,只是卡在产道口,而且还缩了一下,使得胡妃难受不已。 “呜……”胡妃用劲全身力气,冲向产道口……只觉得痉挛了一下,继尔狠烈的冲击差点让胡妃崩溃。 “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!!!!!”胡妃觉得下体烫烫的,要出来了?太好了!胡妃继续用力,用力!!!!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”那种疼痛仿佛要把她撕裂。 “刷拉”林麽麽一下子顺势把孩子拉了出来,非常顺利,“恭喜皇上又得一子!” “真的吗?”看胡妃那么痛苦看呆了的汉临帝一下反应过来,上前看孩子。 “还有一个呢!!”林麽麽继续去胡妃那里。 “我……”胡妃虽然没力气了,但舒服了许多,缓解了许多,一下子也恢复了许多。

  “呃……”胡妃又开始冒汗了,一滴接着一滴,整个头全是汗水。 “胡妃娘娘加油啊,这是最后一个了!!”林麽麽打气。 “呃呃呃……”胡妃咬紧牙关,这次容易一点,可是痛苦却不见减轻,她只觉得腹部下坠,像有个球在下体。 林麽麽帮胡妃坐起来,“这样可以好生一点。” “啊——唔唔唔…………!!”胡妃觉得腹部下沉……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!!”胡妃只感觉下体一阵刺痛,一波又一波,困难地喘着气,胡妃满头是汗。

  “娘娘,加油!”林麽麽说。“啊啊啊啊……”胡妃只能承受痛苦,她用不了力,几乎已经没了力气。林麽麽使劲按了一下胡妃的腹部,胡妃就感觉肚子动了起来,胎儿正在往产道缓缓前进。胡妃兴奋起来,忙叫林麽麽推肚子。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一阵阵疼痛,林麽麽配合着用力,终于把胎儿推到了产道口,已经露出了头。“好痛好痛啊……”下体的麻木倒使疼痛更加剧烈,迎接着刺痛的感觉难以忍受,林麽麽很努力地推着胡妃的肚腹,胎儿渐渐地露出了身躯。胡妃感到疼痛越来越大,她使劲起来,竟然使胎儿快速地露出了肩膀,眼看就要出来了,胡妃想解脱,就使劲,努力地使劲起来。“啊啊啊啊——”胡妃的疼痛无以附加。

  暗中的赤奸笑着消失了。林麽麽很吃惊,到了这个阶段不可能这么痛啊,她又帮胡妃助产。“啊——”一声响彻云霄的叫喊声,胡妃将最后一个孩子生了出来,她直接疼得晕了过去。

  她困难的移动了一下自己的大肚子,嗯..疼~她呻吟出声.一只手用力拖住沉重的腰,一只手不停的在高高隆起的肚子上按摩,以此来减轻越来越频繁的阵痛.她躲在山里已经五月有余,除了肚子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沉重,她并没有其他新的发现.

  这所山中破屋也不知道是哪位前人所留,早已破败不堪.经过一番收拾,勉强可以住人.今早起床她就发觉肚子似乎一夜之间大了不少,也更加沉重了.起床时一手托着肚子一手扶着酸痛的腰,起了几次都没有成功.无奈她只好用力拉着床帏,使劲挺着肚子才站了起来.疼...嗯嗯..疼死我了..她勉强吃了点东西又回到床上,一手扶着硕大的肚子一手撑在床上费了半天劲才坐下.刚坐下不久肚子里的孩子就开始作动了.她半躺在床边,一只手撑着酸痛难忍的腰一只手在隆起的肚子上来回摩擦,可是这并没有减轻她的痛苦反而让肚子里的孩子更加活跃.嗯嗯..好疼啊..啊..她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.要生了,是不是要生了...嗯嗯..疼..孩子要出来了啊啊..疼啊... 她费力的将两条腿抬到床上,只是这么小的一个动作已经让她气喘吁吁.两条腿都放在床上抬高了她肚子的位置,让她的肚子看起来更大了.她咬着嘴唇尽量不出声,刚才失控的喊叫让她觉得很丢脸.可是生产的痛苦超越了常人可以忍受的范围,她紧咬的嘴唇时不时的发出几声低吟,孩子别折磨我了...快出来吧...肚子好疼啊...坠的好难受啊...啊..,肚子坠死了..怎么回事啊...下面坠的难受..嗯疼...,随着呻吟声她的手在肚子下部不停的按摩,双腿随着阵痛来回的摆动蹬踢,她时不时的挺起肚子晃动几下,企图摆脱这越来越难忍的疼痛,可最后都重重的摔回到床上.

  她意识到,这样无力的躺着并不能让分娩更加顺利,她想起小时候偷看家里长辈分娩的场景,没有破水的孕妇在屋里来回的走动,产婆说这样可以加快分娩的.于是她趁着阵痛的间歇慢慢的坐了起来,使出浑身的力气站了起来,两只手一起托着沉重的腰部在屋里走动.没走几步,一阵剧烈的阵痛袭来,她仰面倚在桌边,撑着桌子一手不停的按摩抽搐的肚子,两条腿也因为分娩的缘故合不上了,大大的劈开,嗯...嗯...

  嗯...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传来,剧烈的疼痛让她难以站立,两腿不自觉的向下弯曲,头也顺着两腿的姿势使劲向后仰.在一阵强过一阵的疼痛中,她在屋里走走停停,也许是活动真的有效,她的肚子看起来位置更往下了,孩子的头好像入盆了.突然一阵跟之前不同更加剧烈的疼痛袭来,她没有准备一下倒在了墙上,两腿间有股热流倾泻而出,她破水了.此时孩子已经入盆,她的大腿只能向两边使劲劈开才能迈开步子.她一手扶着愈发坠痛的肚子,一手扶着墙,向床的位置踱去,嘴里不停的念叨:要生了...真的要生了...下面要裂开了...嗯嗯啊..嗯下面要撑裂了..疼..啊啊又来了又来了...下面好撑我要用力...我要用力..我要死了...我不生了太疼了...要出来了顶的我好难受...

  终于回到了床上,她顾不得许多一下就躺了下来,她抬起肚子将自己的裤子扯了下来,为分娩做好准备.她试着开始用力缺发现肚子太大衣服裹在上面妨碍了她用力,她一把将衣服聊了起来,白白的肚皮暴露在了空气中.嗯...嗯..她开始用力,嘴巴抿成了一条线,整个脸也变得扭曲了,她使劲将大腿分的更开好让孩子能够出来,可是事与愿违,孩子好像并不急着出现. 下面憋的好难受..孩子你快出来吧...肚子疼死了...肚子要裂开了...下面要撑破了...我想用力,用力..孩子快让我把你生出来..快...我受不了了...快出来吧...啊啊...她乱喊着双手在肚子上不停的推挤,想把孩子挤出来.

  疼痛的间隙她大口的喘着气,拿起手边的镜子想看看孩子出来多少了,结果让她很失望,肉缝开的很大却没有孩子的影子,她失望的瘫在床上孩子你快出来吧..我受不了了..真的受不了

  了...我不想生了...不想生了...我生不下来..生不下来...阵痛没有因为她的失望放过她,嗯...又来

  了又来了...用力用力用力...她像给自己打气不停的喊着用力,用力用力...怎么还不出来...我没劲了.我不生了...我生不出来...,她的手更加用力的推挤着肚子,可这除了让她的私处更加坠痛和膨胀以为没有其他的效果.她试着变换姿势,抓着床头蹲了起来.肚子受到挤压更加剧烈的作动出来..出来..快出来孩子...快..快..求求你快出来吧...她一下一下的用力,渐渐的她感觉私处的膨胀加剧了,简直让她难以忍受,要出来了...是不是要出来了...嗯嗯..疼死了...要来了要来了要来了....嗯嗯...嗯啊...

  啊....她受不了的大喊起来,终于,孩子的头发出现在了她的私处,而她也精疲力竭的抱着肚子躺回床上.最痛苦的时刻到了,剧烈的阵痛加上私处撕裂的疼痛,让她难以忍受.她在床上抱着肚子来回翻滚,两腿却因为孩子的缘故合不上,只能大大的敞开随着身体摆动.来了来了来了...她突然大喊起来,要生了...孩子要出来了...来了...快快..出来...啊...她使劲的挺起肚子,本来就很大的肚子看起来更加的巨大,双腿支起,用力向两边分,为孩子留出更多的空.嗯嗯..来了来了..她躺回床上,大口的喘着气,用镜子观察自己的私处,她惊异的发现孩子的头皮已经出来了一大块,难怪下面撑的这么难受..嗯...她用力的生了几次,却发现卡住了.

  她痛得死去活来,身体无意识地不住痉挛。她咬紧牙关,两手继续按着肚子拚命向下使力。小腹白腻的肌肤波浪般起伏,一个胎儿带着血丝从娇美的私处缓缓冒出,皱巴巴的小脸卡在在光润的股间,肮脏而又突兀。她吃力地伸手捏住自己多余的血肉,指尖触到胎儿柔软无比的肉体,她顿时打了个冷战。不会再有一个女人,会像自己一样在风雪交加的荒山里,亲手给自己接生了。她哆嗦着吸了口气,捏住胎儿的脖颈向外拖动。

  湿滑的胎儿穿过紧窄的腔体,先是肩膀、然后是胸脯、手臂、腰臀……突然体内一松,一团热腾腾的物体从两腿间的裂缝滑出,落了下来。


中特网|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www.114338.com| 黄大仙电影| 惠泽社群高手论坛| www.615678.com| www.0118gp.cc| www.58303.com| www.58909.com| 3438铁算盘管家婆|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|